當地時間6月10日,美國會眾議院二號人物、多數黨領袖埃里克·坎托在弗吉尼亞州共和黨黨內初選中意外落敗,被名不見經傳的茶黨運動支持者戴維·布拉特奪走候選人位置。觀察人士指出,坎托成為近年來國會高層領導人在黨內初選中失利的“第一人”,對個人而言,這可能意味著他政治生涯的終結,對共和黨而言,這是一場地震。
  多金政客敗給 普通教授
  “剛纔發生的一切,是來自上帝的奇跡!”獲勝的消息傳來,布拉特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,對著現場的支持者高喊道。事實上,不論從個人背景、政治資歷還是競選力度來判斷,布拉特能擊敗坎托真是“如有神助”。
  現年51歲的坎托是美國政壇層級最高的猶太裔共和黨人,被廣泛認為是眾議院現任議長博納的接任者。此次黨內初選,他尋求獲得第八個任期提名。相較之下,來自弗吉尼亞州蘭道夫-麥肯學院的政治學教授布拉特完全是政壇“菜鳥”。
  並且,兩人的競選資金差距巨大。眾所周知,坎托“吸金”能力很強,此次輪到自己參選,他籌起款來更是毫不含糊,競選花銷約為500萬美元。沒有企業和行業協會的支持,布拉特的競選籌款總額僅為20萬美元,花費的競選資金不足坎托的1/20。
  不過,雖然沒有“金主”力挺,布拉特卻懂得善用名人支持者的輿論號召力。美國知名電臺主持人勞拉·英格拉哈姆和茶黨活動人士多次公開批評坎托“不夠保守、脫離選民”,從而將眾多保守派選民引向布拉特陣營。
  不夠“保守”失民心 500萬美元打水漂
  “坎托競選時沒有睡著,他花了500萬美元,他投放了很多電視廣告,他知道競爭激烈所以四處奔走拉票。儘管如此,他還是失敗了。”美國媒體認為,坎托失利源於多重因素共同作用。
  首先,移民法案關係重大。坎托是一名自由主義者,支持給予部分非法移民美國公民身份。而這成為布拉特整個競選策略的重點,他積極創造輿論氛圍、製造坎托不支持保守派選民利益的印象,進而拉攏保守派選民。
  其次,坎托仕途順暢被布拉特列為攻擊點。他指責坎托被視為博納的繼任者後,一直緊盯議長職位,經常飛赴全國各地參加籌款活動、為共和黨候選人拉票,但卻很少回到老家弗吉尼亞州,“脫離選區民眾”。
  最後,坎托及其背後的眾議院領導人過於自負,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坎托慘敗。最近幾周,坎托意識到對手來勢洶洶,但他仍堅持認為自己處於絕對優勢、沒有抓住時機進行反擊。
  引發美政壇強震 “移民法案已死”
  10日晚,坎托在里士滿發表簡短演說,承認初選結果“令人失望”,但他將繼續為捍衛保守派利益而努力,“人人今後都有機會”。
  豪言壯語固然動聽,不過美聯社指出,此次失利可能標志著坎托政治生涯的終結,同時清楚預示了移民法案在國會的命運。“經過此役,在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,保守派議員將會勇敢發聲反對通過移民法案,而那些對移民改革持贊同態度的黨派領導人將會收起嘗試的意願。”
  美國新聞評論網站《每日野獸》說得更為直接:“移民法案已死,眾議院絕不可能再觸碰它。那它什麼時候才會再有機會呢?這很難說,可能得等到(希拉里·克林頓)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吧。”綜合《中國日報》  (原標題:眾院大佬輸給政壇菜鳥)
創作者介紹

甜豉油炒烏冬

oa50oanx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